传播文明
引领风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品读·人文>文化追寻>畲族文化 > 广东畲族文化特性初探

广东畲族文化特性初探
发布日期:2013-02-20
来源:李筱文
[打印] [转发] 字体:[][][]

  【摘要】广东畲族文化呈现多样的特性。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畲族人民繁衍生息,以其独特的智慧不断积淀,并创造出亘古不绝、一脉相承的灿烂文化。畲族文化的传统性体现在其通过传统的祭祖仪式,民间歌舞的传承,武术的表现形式,凝聚了民族的精神、道德规范、审美趣味、创造才能、思维方式和理想追求。

 【关键词】广东畲族文化;传统性;地域性;民族性

导   言
2005年5月在浙江省丽水市召开的“全国畲族文化学术研讨会暨丽水学院畲族文化研究所成立大会”上,中央民族大学的施联朱教授代表专家做主题发言,他首先总结了历史以来全国畲族研究的成果,提出了21世纪畲族历史文化研究的几个问题:第一是关于畲族族源问题的研究。目前主要有三种看法比较集中,一是畲瑶同源于汉晋时代的“武陵蛮”;二是畲族与东夷中的“徐夷”有亲缘关系;三是畲族源于百越,特别是与汉代生活在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南武侯织这支越人关系密切。但由于各自的史证不够充足,依然各抒己见,未达成共识。第二是关于畲族语言问题的研究。畲族语言的研究现有两个基本结论:即畲族使用两种语言,一种是增城、博罗、惠东、海丰一带占千分之四的畲族讲属于苗瑶语族的语言;而另一种是占总人口99%以上的畲族讲的接近汉语客家方言的语言,但与现代客家话又有所不同。正是这个“不同”,语言学界还需继续研究下去。第三是关于畲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协调发展问题的研究。
畲族传统文化是畲族历史沉淀的产物,它对畲族的生存和发展起过重大的作用,但又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某些与现代生产力和社会进步要求不相适应的消极因素。因此,畲族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协调发展问题也就成了畲族研究领域中最为紧迫的课题之一。
施教授还谈到了必须重视畲族地区经济发展问题的研究;继续对畲族图腾文化的研究;和对畲族与瑶族与客家与潮汕与闽南的族群关系的比较研究。阐明若加强以上几个方面的研究,对加快畲族学研究及畲族社会的发展有着极其深远的社会意义。
承接丽水会议所讨论的问题,今天在潮州又召开“畲族文化学术讨论会”,说明畲族学的研究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高度重视。早在1986年,潮州就承办了全国畲族史学专题学术研讨会,那次会议收到了很好的学术效果,广东潮州凤凰山是畲族祖居地已被学术界普遍认可。广东畲族的历史地位极为重要。在保护和传承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掀起热潮的今天,加强广东畲族历史文化的研究自然摆上学术日程。

  一、广东畲族人口及其分布
畲族是广东早期的居民之一。隋、唐时期就已定居在粤、赣、闽三省交界地。闽、浙地区的畲族一直流传自己的祖居地在广东潮州的凤凰山。据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广东畲族28000余人口,主要分布在广东省的14个市、县内。具体分布在潮州市的潮安县、饶平县;河源市的和平县、连平县、龙川县;河源市郊区东源县的漳溪畲族乡;汕尾市的海丰县;梅州市的丰顺县;惠州市的惠东县、博罗县;广州市的增城市;韶关市的南雄县、始兴县;乳源瑶族自治县等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广东畲族人口一直不断地流动迁徙,只留下罗浮山的增城、博罗;莲花山的惠东、海丰;九连山的河源、连平、和平、龙川;凤凰山的潮州等目前被视为较大的畲族聚居区。其他人口则分别散落在各市、县乡村之间,形成了一个“大分散、小聚居”的分布格局。1999年7月7日,成立了河源市东源县漳溪畲族乡,是广东唯一的畲族乡。1955年,广东省民委派出“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下乡深入畲乡调查,统计当时全省畲族人口为1321人。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畲族人口也随之逐年增长,1958年畲族人口增长为1649人,1964年为1882人,1974年为2155人,1978年为2285人,1982年为3205人。从1955年~1982年的27年间,畲族人口净增长人数为1844人;若按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与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相比,全省畲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674%;即每年平均递增29%,高于全国同期每年平均21%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水平。1
1988年以来,韶关市的南雄、始兴、乳源等地以及河源市郊区及东源县、和平县、连平县、龙川县等地部分蓝姓群众经民族工作部门调查识别,并经报上级政府批准,先后恢复了畲族的民族成分。由此促成20世纪90年代的畲族人口大增,到2000年,广东畲族人口共28000余人。
广东省畲族人口虽然不多,但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与其他民族相比,畲族作为独立的族称出现较晚。公元七世纪时,人们对居住在闽、粤、赣三省交界地区,包括畲族在内的南方少数民族泛称为“蛮”、“蛮僚”、“峒蛮”、“峒僚”。2直到公元十三世纪南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时,汉文史书才开始出现畲族的名称。南宋末年刘克庄的《后村先生大全集·漳州畲》一文中说:“凡溪洞种类不一,曰蛮,曰瑶,曰黎,曰蜒,在漳曰畲…南畲隶漳浦,其地西通潮(潮安)梅(梅州)……畲民不悦税,畲田不税,其来久已矣”。因为畲族民间流传的《盘瓠的故事》里说到祖妣为皇帝三公主,故其子孙不赋徭役不纳钱粮。而且畲族人持有“皇榜”——(瑶族称《过山榜》《评皇券牒》,畲族称《祖图》《开山公据》);这些族群“皆刀耕火种,崖栖谷汲”。并指出,在漳者为畲。且“南畲”则包括了广东的潮、梅地区。当时、畲音义相同,都是指住在山区砍山烧之人,故因而得其名。由此得知,早在七世纪时约隋初至唐圣历年间,畲族先民就已定居在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广大山区。这个定论在畲族研究领域里已达成共识。

  二、广东畲族文化底蕴丰富
广东畲族较早定居粤东地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畲族祖祖辈辈生息繁衍在广东这块土地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连浙江、福建的畲族都传说源自于此,“广东路上有祖坟”,凤凰山是闽、浙、粤畲族居住的故地。广东畲族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畲族的民歌、古籍文献及民间武术有着鲜明的民族特性。
1、畲族民歌
畲族有自己民族自创自唱的民间歌谣。在潮州山犁、碗窑、石鼓坪等畲族地区,一直保留有传统的民族歌谣,至今70~80岁的老人还会唱。山犁文香老人是民间有名的畲族山歌手,她传唱和自创的民间歌谣达100多首。畲族民歌有《历史祖源歌》《生活歌》《劳动歌》《爱情歌》《风物歌》《儿歌》等等。如反映生活的有《唱畲歌》《鸡公上岭》《两只鸭子》;反映劳动的有《摘茶》《采桑》《绩苎》等;反映爱情的有《连郎歌》《思君歌》等;畲族民歌歌词多以7字一句,四句一段,多段组合;段与段之间通常押韵,还有叠句和尾驳尾。歌词多有感而发,即兴起歌,常用比喻、相关、含蓄手法,抒发内心情感。畲族因居住分散,民歌深受当地方言影响,具有明显的文化多元性。凤凰山畲族民歌有当地潮州方言因素;丰顺、河源、惠东、和平、连平、博罗、增城的畲族民歌多含客家方言因素。由于大部分地区的畲族民歌与客家山歌极为相似,引起学术界对畲族、汉族文化谁影响谁的问题研究。在畲族民歌中,最具有民族特色的歌谣就是《高皇歌》和《祖源歌》,如下所示:


高 皇 歌
(潮州市雷楠、陈焕钧收集整理)
笔头落纸字算真,且说高皇的出身,
当初娘娘耳朵起,先是变龙后变人。
高辛娘娘耳里疼,觅尽无有好郎中,
百般草药都尽医,后来变出一条虫。
虫乃变出用盘装,皇帝日夜捡来养,
二十四米给它食,后来变做是龙王。
番邦造反二三春,杀尽很多好汉身,
皇帝无奈正出榜,谁人取得女招亲。
高辛皇帝发谕时,四门挂榜尽出示,
谁人取得番王头,第三闺女结为亲。
龙王听知便近前,收下各榜在身边,
直取番邦番王殿,服侍番王二三年。
服侍番王二三年,凶星为祸他不知。
龙王随王心欢喜,三餐食酒笑眯眯。
番王食酒在高楼,身着锦被银枕头,
文武百官无预防,即时咬断番王头。
咬死番王游过河,番邦贼子赶来时,
枪刀好似林中笋,不会过来无奈何。
化作龙王一时到,众官跪倒执番头,
执入番头进来看,朝中文武人人愁。
收番龙王是惊人,好讨皇帝女结亲,
第三闺女心不愿,金钟内里去变人。
深房里面去变身,规定七日变成人,
六日皇后就去看,乃是头未变成人。
第三闺女结成亲,五年生了三个儿,
去向皇帝讨名字,好给天下传古记。
亲生三子很端正,金銮殿上去讨名。
大子盘装赐姓盘,第二篮装就姓蓝。
第三儿子则一岁,正待皇上赐名来,
皇帝未讲雷先响,名字就赐他姓雷。
深房里面女一官,年龄十八似火红,
招个女婿结夫妇,女婿名字便姓钟。
三男一女甚端正,辅助皇帝赐给山,
高田三丈免纳租,都是皇帝子孙山。
当初龙王无想长,现在他死各忧伤,
当初山林无纳租,现在应纳交公粮。
现在不比当初时,受尽官家百姓欺,
当初乃是京城内,护幼扶老好调皮。
头是大王身是龙,好讨皇帝女三宫,
好讨皇帝第三女,进出盘蓝雷子孙。
殿里藏身二三年,龙王情愿去分山,
乃因打猎打羊仔,给伊吊死在岩边。
给伊吊死在岩边,七日七夜寻不见,
身尸挂在树尾上,求神问卜正觅见。
广东路上一穴坟,进出盘蓝雷子孙,
京城人多难觅食,迁入广东潮州村。
徙入潮州凤凰山,住了潮州已多年,
自种山田无纳税,种上三年便作山。
凤凰山头一块云,无年无月水纷纷,
高山种作无好食,在何粟米何银。 
广东路上已多年,蓝雷三姓去作田,
高山作田无好食,赶落别处去作田,
赶落别处去作田,福建浙江又是山。
作田作山无纳粮,四处奔波靠天年,
蓝雷讲话各人知,蓝雷三姓莫相欺。
有事相计尔来讲,莫来传讲尔又欺,
蓝雷三姓好结亲,都是广东一路人。
今日三姓各处住,好事照顾莫退身,
三十条歌纸尾烂,流传世上子孙看。

《祖 源 歌》
(梅州市丰顺县蓝瑞汤收集整理)
盘王置立三皇帝,造天造地造人世,
造出黄河九曲水,造出日月转东西。

话说古时高辛皇,皇后刘氏耳生疮,
请来郎中割肿物,割出金虫三寸长。

金虫外有蚕茧包,金盘装起盖上瓠;
忽然电光雷鸣闪,金虫变成犬一条。

龙犬降生吉祥兆,五色花斑尽炫耀;
满朝文武皆欢喜,皇帝圣旨命盘瓠。

盘瓠桊养兵营房,一年长成五尺长,
士兵巡逻常带出,巡营跑路本事强。
边疆作乱出番王,高辛皇帝心惊慌;
下令京城众兵将,调兵平番保边疆。
边疆番王来进攻,斩关夺隘来势凶;
京城众兵难对敌,差兵把守九重门。

高辛皇帝发圣旨,贴出皇榜众人知;
谁人败得番王到,三宫公主给为妻。

盘瓠听知走在前,揭下皇榜在路边;
朝官带犬进宫去,面君奔上金銮殿。

皇帝见了心欢喜,问犬能否去平番;
盘瓠磕头又下跪,长吠三声去边关。

盘瓠到关见番王,文武百官皆彷徨;
即请军师问祸福,军师占卦是吉祥。

番王听后笑嗬嗬,上天降祥紫气多;
天朝龙犬来归顺,中华江山尽属我。

番王食酒醉在楼,身盖金被银枕头;
文武百官来伺候,龙犬咬断番王头。

咬断王头过海洋,番兵贼子赶来抢;
龙犬翻云驾雾转,众官等接金盘装。

众官将头金盘装,奉上金殿献君王;
皇帝看见甚欢喜,愿许公主作妻房。

高辛皇帝下圣旨,朝官传旨盘瓠知;
三位公主任你选,随你挑拣结夫妻。

盘瓠选中三姑娘,皇后却来开言章;
要娶三姑你须变,变成人身结鸳鸯。
金钟罩里去变身,订期七日变成人;
六日皇后去偷看,泄机头难变成人。

头是龙犬身是人,要与公主结姻缘;
皇帝圣旨难更改,开创建基畲家人。

盘瓠公主结姻缘,京城民众尽欢腾;
文武百官来庆贺,笙歌送入驸马园。

夫妻恩爱十年长,合生三男一女郎;
携带儿女见皇帝,讨封姓氏世代传。
大子篮装就姓蓝,二子盘装就姓盘;
三子恰逢天雷响,以雷为姓尽欣欢。

驸马出朝在广东,携带三子女留宫;
女招军丁为女婿,名为志琛身姓钟。
畲家姓蓝盘雷钟,四姓同为一祖宗;
盘瓠世泽源流远,世代子孙传到今。


2、武术文化
畲族俗尚习武,因传说祖先盘护驸王“精忠报国”,其后人从此习武健身自卫,“累朝护国”。形成了习武健身的好习惯。有河源市东源县新港镇双田村蓝氏宗祠的两副对联为证:“不用文章朝圣主,全凭武艺报君皇”;“磨利拳头防守己,练成棍器保安身”。历史上畲族青壮年男性尚武习拳,拳术以南拳为主,还有棍、刀、钅巴等武艺。据传,明嘉靖年间大埔县的畲汉义军首领蓝松三创有“蓝枝拳”,曾流行于粤东、闽南一带,其拳术套路有四步、削竹、云眉、中拳等20多种;又有祖传蓝大将密战法所用的36套、72套和108套拳艺。畲族一直保留了下来,村中祠堂便是练武习拳场所,有的称“武馆”。在潮州雷厝山、河源东源等地的畲族祠堂,都曾是他们习武练拳的地方。至今六、七十岁的老人仍然能耍上几把。但由于年久失传,现在懂全套拳法的人已不多,需要及时抢救和恢复。
3、民间文物
畲族民间值得保护的文物极多,如梁上“子孙袋”:为了祈求子孙的兴旺昌盛和四季平安。畲族把“子孙袋”挂在宗祠正厅的梁上,以示保平安。在凤凰山畲族地区,至今仍然保留此习俗;传说“子孙袋”装的是五谷之类的东西,但现代人只见梁上挂着“子孙袋”,却谁也未曾见过其内所装何物,天长日久,“子孙袋”已成为畲族祠堂中的文物。
族谱:在增城正果镇吓水畲族村,保留着《盘、蓝、雷氏族谱》;惠州惠东陈湖村原来保存有《盆、盘、蓝、雷、黎、拦族谱》,因山泥倾泻,全村房屋被埋,族谱由此失传。但陈湖村族谱与吓水村族谱几乎同出一辙,陈湖村《族谱》只比吓水村《族谱》多了到归善、海丰居住那段历史记载。而在南雄、始兴的畲族,至今仍然保留大量本姓宗族族谱如南雄黄坑镇许村畲族《蓝氏族谱》就有48本之多。南雄、始兴、乳源一带蓝、雷畲族至今仍然保留其祖在江西兴国时流传的《盘、蓝、雷姓氏出身源流传》手抄本。河源市东源县漳溪畲族乡上蓝村蓝姓畲族,龙川、和平县蓝姓畲族,饶平县饶洋镇蓝屋村蓝姓畲族,南雄县蓝姓畲族,乳源瑶族自治县洛阳镇深洞村蓝姓畲族都保留有《蓝氏族谱》。始兴县雷姓畲族保留有《雷氏族谱》。这些族谱大都记载了本宗姓祖先的来龙去脉及与盘护(瓠)之关系。除增城正果镇吓水村畲族《盘、蓝、雷氏族谱》和惠州惠东陈湖村畲族《盆、盘、蓝、雷、黎、拦族谱》均为“宋淳熙二年(1175年)十月给”外,其他族谱多是清代中后期修撰的族谱。
文榜:凤凰山畲族所保留的《祖图》前序中都有一份《文榜》,详细记载了畲族祖先盘护大公或盘护驸王的创世历史,称为《驸王出身图记》或《护王出身为记》。
经书:在凤凰山区的梅州丰顺凤坪;潮州市山犁、碗窑、雷厝山,饶平石鼓坪和韶关南雄、始兴等地畲族地区,都发现有用以“招兵”作法及用以驱病消灾祈福的经书。这些经书收藏在当地宗教仪式主持人“师公”家中。畲族经书与汉族道教的经书有相同之处,如《安灶经文》《安龙镇灾八场经》,但也有畲族自己民族内部使用的经书如《奉请招兵书》《消灾经文》等等。丰顺县凤坪村师公收藏有用以宗教仪式的经书18本和三清挂像9幅、太上老君印玺、龙角、木鱼等法器。
石刻:在东源县仙塘镇热水村保留着一尊高62公分,底座11公分,胸围宽55公分的花岗岩石像,传说这是高辛帝三公主石像(即畲族祖妣石像)。建国前,该村立有一庙,庙内供奉着盘护驸马和三公主之一对石像;“文革”期间砸碎了盘护驸马石像,而三公主石像被人埋在泥土里得以幸存。这尊石像右肩所托男婴即是她的二子“蓝光辉”,也是当地蓝姓畲族的直系祖先“蓝大将”。东源县漳溪畲族乡上蓝村蓝姓畲族还刻有“蓝大将”石碑,每年农历四月初九举行“抬阿公——蓝大将”神牌巡游。另在东源县新港镇双田村畲族祖婆墓碑上有“震龙气壮庚峰照,眠犬情多甲帐开”的石刻碑联,把畲族的图腾崇拜物“龙犬”寓意其中。又有连平县贵东乡蒲田村蓝姓畲族保留的石狗;南雄、始兴县蓝、雷姓畲族宗祠上厅横跳上保留的木刻鱼龙;都与畲族历史传说的《盘护(瓠)故事》有关。
4、图腾画卷与崇拜
(1)图腾崇拜
在凤凰山区的畲族聚居村庄,如潮州市的山犁、李工坑、雷厝山;饶平的石鼓坪;丰顺的凤坪至今仍然保存着珍贵的民族文献《祖图》。每一幅《祖图》长约12~15米,宽约05米,由右至左依次序绘制成连环画卷。凤凰山畲族的祖图多为清代绘制,如山犁《祖图》绘制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李工坑《祖图》绘制于清光绪二十年(1894),雷厝山的《祖图》绘制于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在增城县博物馆收藏的一幅《祖图》,原是吓水畲族村畲族祖先流传下来,长十余米,但已破烂不堪,经博物馆修复以后,基本恢复了《祖图》原貌。根据其族谱记载,他们定居增城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估计这《祖图》绘制的时间应早于其它地区的《祖图》。丰顺县凤坪村的《祖图》原是道光年间绘制的,原图已遗失。现存该《祖图》于1990年按照1987年广东省民族研究所绘制的祖图复制一份,改存凤坪村委书记蓝增辉书记家里。每年的春节祭祖日,老一辈都要把《祖图》取出来让儿孙们看看,并讲述祖先盘瓠(护)的创世故事。祭祖时,必备三牲酒饭供奉之。
(2)祖先崇拜
广东畲族的祖先崇拜主要体现在“招兵”节和抬“蓝大将”活动中。“招兵”是畲族一直保留的祭祖形式。传说“招兵”是缅怀祖先“盘护”驸王创世、祈求祖先神灵庇护、驱除邪恶、消灾纳福、保佑子孙昌盛和六畜平安的一种祈福活动。相传畲族祖先盘护驸王在渡海杀敌时获各路天兵天将相助,得以顺利擒拿番贼。从此畲族有了此项祭祀活动,并沿袭形成民族习俗。凤凰山畲族凤坪一直都有做“招兵节”活动,村里至今还有一个师公专门司职“招兵”仪式,并保留有祖公留下的专用以招兵的经书如《奉请招兵书》《消灾经文》等等。
招兵活动每三、五年举行一次,选择冬季农闲时吉日举行。每次活动举行三天三夜,届时亲朋好友以及相邻村寨有威望的老者都前来参加祝贺。是为畲族隆重的传统节日。节前成立理事会,专司活动筹备工作。由理事会择吉日,请法师,筹备节日所需品,敲定节日日期,组织活动仪式及参加活动人员等。
招兵仪式在公祠进行。在公祠内设坛,以起鼓为始;祠堂外插一副大龙旗及其他旗幡。紧接着起师、请神。先请玉皇大帝、三清等佛、道教诸神;继而请本民族远祖盘瓠(护)驸马爷和历代祖师;然后由法师带领多位男性青壮年和锣鼓队往村寨周围请来本村供奉的神明如感天大帝、协天大帝和打猎先师等等,并一一抬到坛前祭拜供奉。接着一套套祭祖仪式依此演绎,“招兵”法事为最高潮。所招神兵有东方九夷兵(蓝色三角旗)、西方六戎兵(黑色旗)、南方八蛮兵(红色旗)、北方五狄兵(白色旗)、中方三秦兵(黄色旗)等五营兵马;另有左天生兵、右地生兵和本坛、本地福主公共9路神兵。各路神兵请到后,即行尝兵粮、尝酒肉。每家主妇点着灯笼,挑着一担象征兵粮的箩筐,内装稻谷、大米和盐,以供奉神兵。再经安兵法事,把各营兵马安于祠中,寓意镇守宅院,保村寨家宅平安。
建国后,虽然招兵仪式已简化,但也不经常举行。李工坑的畲族于1993年做了一次招兵;山犁、碗窑等村的畲族分别在1993、1997两年间都做了“招兵仪式”;之后各地至今再没有做过“招兵”,原因是缺乏资金。1993年李工坑做“招兵节”,主会场上悬挂“明烛清香缅先祖,甘茗美酒敬驸王”的楹联,充分表达了畲族对祖先对盘瓠图腾的崇拜。
抬“蓝大将”是畲族的另一种祭祖仪式。东源、龙川、连平等地的蓝姓畲族,在每年的农历四月初九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抬蓝大将”。传说蓝大将“乃盘瓠、三公主之次子”,(有的传为大子如丰顺县凤坪),高辛帝赐姓蓝,名光辉,封护国大将军。是蓝姓畲族的直系祖宗。不少住在高山的畲族村庄都设有蓝大将庙,庙内树有“蓝大将神位”的石碑。当地畲族视其为宗族保护神,每年祭祀甚虔,由此相沿成俗。农历四月初九是蓝大将的诞辰日,届时同一宗族的各个村寨轮流做东,举族祭祀,抬“蓝大将神牌”巡游,俗称“抬阿公”。河源市东源县新港镇双田村每年“蓝大将”诞日,全村张灯结彩,张贴对联。其中有:“苍龙化身征番国,蓝将显威护君王”。“将军出巡家家旺,引福归堂屋屋兴。”可见他们对“蓝大将”先祖的崇敬心理。
过去潮州雷厝山等地畲族每年逢春分、秋分两天都举行做祭祀祭奠祖先和祖图的仪式,后因各种原因曾经一度中断这些祭祀仪式;现在已经恢复春祭(春分日)和秋祭(秋分日)。目的在于缅怀祖先、纪念祖先和宗亲聚会,联系民族情感。
以上所列的各种文化迹象,充分反映广东畲族社会保留着浓厚的民族文化积淀。

  三、广东畲族文化特性
广东畲族文化呈现多样的特性。一是文化的传统性: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灵魂,也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记忆和精神家园,她体现了民族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反映了民族的生命力、凝聚力。民族精神是民族文化的集中体现,是民族文化的灵魂,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支柱。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是民族文化建设的极为重要的任务。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畲族人民繁衍生息,以其独特的智慧不断积淀,并创造出亘古不绝、一脉相承的灿烂文化。畲族文化的传统性体现在其通过传统的祭祖仪式,民间歌舞的传承,武术的表现形式,凝聚了民族的精神、道德规范、审美趣味、创造才能、思维方式和理想追求。从畲族的“招兵节”“抬蓝大将”以及祭祀盘护大王,都能体现这种传统的民族精神。从总体上看,畲族原生态的传统文化是建立在封建的生产方式和政治制度的基础之上,一方面,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蕴含着很多深刻的哲学道理,与现代文明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另一方面,传统文化也包含着一些消极因素甚至糟粕。所以对待文化的传统性,要带着一分为二的观念去理解、认识和传承。“取其民主性的精华,弃其封建性的糟粕”,并赋予其新时代的崭新意义。二是文化的地域性: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经过数以千百年计的变迁,无论是哪个民族、哪个民系,都不可能“纯正”地保存本民族、本民系的文化。因为民族、民系之间的隔离是相对的,而人际间的相互交往,文化上的相互借鉴、吸收是绝对的。正因为各个民族、民系在相互交往中,各自走向不同的发展道路,有过不同的取舍,所以才使得中华民族文化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和如此丰富多彩的内容。畲族文化的地域性,体现在其文化的产生和延伸有着非常明确的地域范围。它只产生于粤、闽、赣、浙地区,而不产生于其他地方。它在粤、闽、赣、浙山区生息繁衍,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特质文化,如畲族的祭祖形式、畲族的服饰都具有鲜明的地域特点。三是文化的民族性:文化的民族性或民族性的文化对于本民族来说是基础,是根。因为民族文化是长期历史发展的产物,它深入到本民族一代又一代人的血脉之中;本民族的许多特征是由民族文化造就的。更为重要的是,民族性是文化的脊梁,是文化的价值所在,是文化能够发挥积极作用的基础和前提。文化创造和艺术创作最基本最重要的性质、特征和规律,都或直接或间接、或彰显或隐蔽地体现在其民族性之中。而畲族文化最民族的是自己独特的命名方式。在取名排辈上,畲族男子一生分别有乳名、世名(己名)、炜名、法名等四名,妇女一般只有世名和炜名。各房姓还有其不同的字辈次序,如蓝姓以大、小、百、千、万、念等6字为序;雷姓则以大、小、千、百、万等5字为序;轮流排序,周而复始,称为“世名”。人死后,经宗教仪式取得加有吉祥字的炜名以续族谱,男子称“郎”或“公”,女子称“娘”如“创裕大一蓝公”。象这样的文化现象,体现的正是民族内涵丰富的特质。对于文化来说,愈是民族的,便愈是世界的。文化是否具有鲜明而浓厚的民族特色是此民族能否树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决定性因素。四是文化的多元性。在同一个地域内有众多族群共居,必然会产生文化上多元因素交织和共融共生之关系。共融共生关系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单方受益的共融共生,一种是相互受益的共融共生。每个民族都会在自己特定的生活环境中滋生自己的文化根系,生长成为具有本民族鲜明特征的文化形态,离开了特定生存的环境,迁徙到另一块生息的土壤,民族的特定文化必须与其他文化交流、吸纳,才会有生命力和影响力,否则便会枯萎、衰退。当畲族与其他族群相存共处时,则以客人的身分,带着进乡随俗的习惯和适应环境的心态,卑谦地主动地吸纳当地族群的文化特征,以此为基础巩固自己的地位和扩大自己的生存环境。当发现所处文化氛围不能满足自己所需时,会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民族最优秀的文化特质发挥出来,并试探性地渐进地去影响当地文化,由此形成了以本民族文化为主体的兼容地方潮汕文化和客家文化的畲族文化,这种新民族文化与原生民族文化不同,她既有民族的特色,又有其它族群文化的印痕。如畲族民歌就深受当地方言影响,具有明显的文化多元特性。凤凰山畲族与潮州民系为邻,其民歌含当地潮州方言因素;丰顺、河源、惠东、和平、连平、博罗、增城的畲族与汉族客家人杂居,民歌多含客家方言因素。由于大部分地区的畲族民歌与客家山歌极为相似,以致引起学术界对畲族、汉族文化谁影响谁的问题研究。
民族文化一旦形成,就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它不会因社会政治制度的变迁而中断,也不会因国力的衰落而湮没,而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在承接和弘扬传统民族精神的前提下,根据社会、经济、政治的发展而不断提炼和充实新的内涵。


注释:
1、《广东省志·少数民族志》第六章“畲族”,广东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2、施联朱编著民俗文库之八:《畲族风俗志》,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9年版。

分享到:0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