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文明
引领风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品读·人文>天下潮邦>四海潮人 > 敬读李英群素文《饶公向我们走来》!一起深切缅怀饶老先生音容笑貌!

敬读李英群素文《饶公向我们走来》!一起深切缅怀饶老先生音容笑貌!
发布日期:2018-02-06
来源:潮州文明网
[打印] [转发] 字体:[][][]

△时年,饶宗颐老先生出席饶宗颐学术馆落成庆典

  国学大师饶宗颐于2018年2月6日凌晨去世,享年101岁。去年8月,饶宗颐刚刚过完百岁生日。

 

逝者如斯夫!我们怀着深痛的心情,

摘编李英群先生2012年的素文

《饶公向我们走来》

让我们在殷殷乡情的字里行间

一起深切缅怀饶老先生的音容笑貌。

 饶公向我们走来    

广东作家协会会员 李英群   

  饶公饶宗颐童年时,是我们的邻居,跟我们一样饮着韩江水,吸着潮州的空气。所不同的是,他喜欢孤独,没有像别家孩子一样在巷子里戏耍,成天钻在他父亲收藏的古籍之中,那里有个他喜欢的广阔天地。

  长大之后,为追求学问,他浪迹天涯。但他的心在潮州,为故居的藏书楼天啸楼撰一副藏头对子“天涯久浪迹,啸路忆儿时。”几十年后,当他的名字和身影再度出现在故乡时,已令乡亲们如雷灌耳,高山仰止了。他被学界尊称为泰斗,中外专家一致认同的汉学大师。

△故居藏书楼——天啸楼


  但是,饶公的成就太高了,学问太深了,他学富五车,成就卓著,他把自己的著述归纳为八个门类:敦煌学、甲骨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金石学、书画。这些领域,对他的潮州乡亲来说,多数是闻所未闻,更别说了解,乡亲们知道,饶公是个天顶有星的人,是位受国务院总理接见并表示敬佩的人,典雅大方的饶宗颐学术馆的落成,更增加了乡亲们对这个身边汉学大师的敬仰。但高山仰止真的止于敬仰。有关部门对此早有领悟,深知必须设法把饶公的人格、品德、学养、精神化为广大潮州人可享用的共同财富。于是,一本《走近饶宗颐》的著作问世了。这无疑为不少读书人了解饶公作了贡献。许多学校也组织学生参观饶宗颐学术馆,举行以此为题的作文竞赛。凡此种种,都让乡亲们开始走近了饶公。

  最近,潮州市广播电视台做了个大动作,他们精心拍摄的电视纪录片《饶宗颐》播出了,它把让我们走近饶公,改为饶公走向我们,走进每个家庭,走入乡亲们中间。

  △2011年10月22日,在电视纪录片《饶宗颐》首播式上,饶宗颐老先生将创作的四幅描写岭南四季的写意山水画捐赠给广东省人民政府,作为省博物馆永久收藏。时任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代表省政府接受捐赠并向饶宗颐教授颁发收藏证书。

 


  《饶宗颐》是一部很成功的纪录片,一部电视精品,它不单通过许多中外著名学者,具体而又生动地向我们讲述饶公的学术成就,更可贵的是,向我们展示了饶公的真我风采。他慈祥,他亲切,他平常,他从容地用平实的语言讲述自己。屏幕上出现不少他在散步、赏景的孤独身影,他对着柳树比比划划说:“我在画杨柳,在这里得到很多画法。”他对着盛开的桃花微笑:“满地桃花,很美,我在图画中。”他在水边看落日,问道:“有没有看到日晕?不停变动,或大或小,或明或暗,在下山前令人留恋,同时它也留恋人的光景,真是奇景。”这个身影孤独的人,内心世界是多么丰富。这些平常的杨柳、桃花、落日我们也常见到,我们曾有他这样的感受么?

 

  △2011年10月22日,电视纪录片《饶宗颐》首播在广东省博物馆隆重举行首播式。图为潮州电视台记者作现场报道。
 
  在电视中,我们听到饶公说:“我这个人很孤独,我自己知道我自己。”“做学问要养成孤独感,心要静下来才能认真地读书。很多是要集中精神、投入去做的。世界上很多有创辟的人都是在孤独中产生出来的。”这真是金玉良言。

  “凑热闹”,潮人称为“凑热”(凑,读初8)。是个贬词,长辈总劝孩子“勿跟人在凑热”。可是,当下社会浮躁,父母总把孩子带往热闹的场所,跟人凑热。饶公的孤独应该让我们警醒。

  当年,饶公从城南小学考进省立金山中学时,因为感觉学校的教育远不能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他不久就退学回天啸楼自学。他说:“现在的教育制度是制造模型的社会,因为我没有受过模型的限制,我制造我自己的模型,但是我开了很多很多学术的路,开创性的路。”这话字字珠玑。他知道他自己,他掌握并安排着自己。而我们现在的孩子却都在“被安排”,所谓的“兴趣班”,孩子一点都没兴趣,父母也乐意花重金,连求带逼占尽了孩子一点可怜的自由时间去培养“兴趣”,去“凑热”,去争取别输在起跑线上。饶公不去起跑线上跟人争。他的成功告诉我们:重要的是要赢在终点线上。

  饶公向我们走来。他掏心掏肺告诉我们:他喜欢画荷花有几个意思:首先,父亲为他起名宗颐,就是要他学习周敦颐。周有一篇《爱莲说》,莲 花代表 君子;其次,佛家七字真言中叭咪二字即荷花,代表高洁、清洁;另一个意思,荷花的荷有负荷的意思,对事物有担当。

  饶公信奉高洁,勇于担当。他一生都承担着弘扬中华文化的重任,这是一种文化自觉。作为饶公的乡亲,我们敬仰他,但像他一样担当了么?也许,我们正希望得到他一幅大荷花,但我们明白老人家画中深长的寄意么?能真正出污泥而不染么?

  饶公向我们走来,他一身轻松,是沉重背负之后的轻松。60年来,他周游世界,行囊中一直藏着四部分未出版的《潮州志》手稿,长达一百五十多万字。因他书籍图卷如山似海,很久未能找到,直到2009年才终于被找到并送回潮州来了。60年来,他背负的是一份沉甸甸的乡情。他回来了,深情地说:“我生于斯、长于斯。我觉得研究历史文化的人,应该从自己的家乡出发,我学问的基础在潮州,我始终关注潮州,这是对家乡一种不舍的追溯。”

 


  饶公始终关注潮州,潮州乡亲始终关注饶公。一座堪称经典的潮州庭园式建筑饶宗颐学术馆落成了,饶公用“感无量”来表示他的无限感动。潮州人有深厚的感恩文化,千余年来对韩文公的崇奉可证,屹立于韩江东岸的韩文公祠和坐落在韩江西岸的颐园遥遥相望,古今两位大儒将永远铭刻于潮人心中,表达着潮州人对二公的感谢!

  饶公感谢乡亲,乡亲们感谢饶公。饶公走进我们中间来了,彼此的心贴在一起了。

  饶公从容而自在地向我们走来,他乐意与乡亲们谈心:“我觉得我是个傻瓜,没有人能像我这样,钱多少我都不重视。以前家里那么多钱,完全没有了。我的主张是:求是、求真、求正,要正。”他的语气一直淡淡的,但最后一个“正”字,却加重语气,掷地有声,真的是语重心长啊!我们潮州人要以饶公自豪,就要细细品味这个“正”字。

  原北师大校长,训诂学专家许嘉璐说:“一千年后,就像人们谈杜甫李白那样谈到饶公。”

  这话我信。

分享到:0

http://www.vxiaotou.com